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七章 二爷的心可暖着呢

苏浅推开贺泽川,单薄的小身子挡在他身前。

“大叔你快走,他们要找的人是我,和你没有关系。”

他伤的太重了,既然注定今天她要死,又何必拖累大叔?

贺泽川盯着她的背影,那瘦弱的小肩膀因为害怕忍不住抖动。

他正要说什么,小妻子忽然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

她两只手握住,指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绑匪,脸色苍白的咋呼。

“不许伤害大叔,不然……不然我就和你们拼了……!”

她豁出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

贺泽川眼神飘忽了一下。

她那么害怕,居然还在保护他。

他有点哭笑不得,还有点感动。

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敬他、怕他、算计他、利用他……

还从未有一人,在他疲惫的时候,愿意无私的为他遮风挡雨。

原来,被人保护是这样一种感觉。

贺泽川沉默,他看见公路的尽头驶来庞大的车队,那是秦晓痩带人赶来了!

苏浅的所有注意力全都在绑匪身上,从她的角度并看不见车队,却忽然看见几个绑匪被她一阵咋呼转身就跑,车子也不要了。

就这样跑了?

苏浅松了口气,转身去看大叔。

他洁白的衬衣领口也被血污染透,看上去可怖极了,还好,还能站在那里。

“大叔,我们去医院!”

她带着哭腔,去拉大叔的手。

贺泽川却盯着驶来的车队,一动也不动。

这时候苏浅也发现那个车队,不可一世的秦晓痩从车子上下来,带着黑压压一群黑衣人,杀气腾腾的!

苏浅想起绑架她的很可能是贺泽川,这些人显然不是警员,只有可能……

“大叔快跑,是我老公又派人来了!”

贺泽川愣了一愣,下一秒被他的小妻子拉起来就跑。

她跑在前面,额头上全是泥污和汗珠,贺泽川紧跟着她。

谁告诉她是他要抓她的?

祥叔突然从后面叫住秦晓痩。

“秦少爷,等等!”

“祥叔,贺二哥受伤了,我们要快一点。”

“别急,二爷的心可暖着呢,你没看见他不理我们?”

“也是啊,贺二哥在搞什么鬼?”

秦晓痩挠挠头,有些不懂。

“二爷难得对小太太这么用心,我们不能忤逆他的意愿,悄悄派辆车子‘顺路’带他们去医院。”祥叔笑道。

知他者,祥叔也!

“可贺二哥的伤……”

“二爷自有分寸!”

……

苏浅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追上来,停下来大口喘着气,看见一张俊脸苍白一片,就连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鲜血依旧从他短发里渗出,心里愧疚极了。

大叔是为了她才伤成这样的。

“大叔,你的头,还没有止血!”

贺泽川静静看着她,紧紧抿着薄唇。

苏浅以为大叔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了,慌乱中,她在自己身上寻找能够止血的东西。

可是那个双肩包丢了,什么东西都没了。

贺泽川见小妻子慌成那样,轻启薄唇轻轻道。

“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都流了那么多血……”

苏浅有些哽咽,滨海公路数里不见人烟,好怕大叔会失血过多。

她最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红着脸对大叔道。

“麻烦大叔你……转过去!”

“嗯?”

贺泽川有些不明所以,对上她哀求的眼神,还是缓缓转过高大的背影。

半晌。

“可以了,你转过来吧!”

贺泽川转过身来,然后瞳孔剧烈一缩。

只见小丫头红着脸,手里拿着一块匈衣。

“大叔对不起,我找不到其他的东西,只能……只能先用这个给你止血!”

贺泽川浓眉蹙成一团,他不可以让那种东西放自己头上。

若是传出去,他贺泽川的一世英名,恐怕尽毁。

下意识退后一步,冷冷盯着她。

苏浅见贺泽川抗拒,也意识到了他男人的面子过不去,急忙抱住他的手臂,软软的身子在他身上蹭了蹭。

“大叔乖了,不会很痛的,我会很轻很柔的!”

命才是最重要的。

贺泽川俊脸越发阴沉,哄孩子的语气?

可看见她发红的眼圈他不忍责备。

“我不怕疼!”他半晌解释。

他贺泽川何曾怕过疼?

苏浅见他松口心里一喜,急忙趁热打铁。

“就知道大叔你棒棒哒,快来乖乖让我替你包扎。”

苏浅将匈衣里的海绵拆出来,踮起脚小心翼翼拨开他被鲜血打湿的短发,却发现他个子太高,看不清伤口。

“大叔你能不能低一点?”

贺泽川安静的看着自己的小妻子,那张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紧张,长睫上染了一层晶莹泪珠,明亮的大眼睛却微微弯着带着讨好的笑意。

他可以闻到她呼吸出来的空气,一股少女独有的馨香,紧绷的俊脸缓缓放松。

“嗯!”

最终他微微低头妥协!

苏浅看清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依旧潺潺往外渗着血丝。

现在需要清洗包扎,可这里什么也没有,她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小心翼翼将海绵贴上伤口上止血,撕下裙子上的布条当做绷带。

那动作轻的像是在呵护最心爱的东西!

贺泽川任由小丫头在他头上包扎,她没有察觉他的俊脸就快贴上她的匈口。

被雨水打湿的白色裙子呈现半透明,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两团不大不小的雪白小兔随着她的动作跳跃着。

贺泽川喉咙里渐渐的发干,一股火焰似要焚尽他的理智。

忍不住想起了那一晚……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