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大叔超暖甜

第八章 他就是贺泽川?

苏浅将伤口简单的处理好,退后一步眯了眯眼,想要笑一下安慰大叔,却忽然发现他的目光很吓人,隐藏着一种她看不懂的什么。

“大叔,你怎么了……”

他的耳根红的厉害,幽暗的眸色浓的化不开,直直盯着她的身子。

苏浅发现了自己的狼狈,两边脸颊发烫,终于明白了大叔眼睛里的是什么。

双手护住胸前蹲下.身子缩成一小团,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大叔,我知道你是一个君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低低说着。

刚刚一慌乱就将匈衣脱下来了,居然忘记了这茬,所以不怪他!

贺泽川眼底的情谷欠慢慢消退,沉重的呼吸渐渐平缓。

一点防备心都没有,难怪会被绑架!

这一刻他想要告诉她真相,他是她真正意义上的老公,现在就要吃掉她。

可……她对‘大叔’这个身份是如此信任。

苏浅抱着膝盖蹲在那里低着头,散乱下来的发丝遮挡住半边脏兮兮的小脸。

贺泽川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掌,握住她的肩膀,轻轻将她拉起来。

“大叔……!”苏浅害怕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

贺泽川眼底一片清明,轻轻的将她散落的诱发别到耳后,淡淡道。

“别怕!”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亲手为她穿上。

苏浅对上贺泽川的眼睛,心神都沉入进去。

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心仿佛有魔力般,让她挪不开目光。

“有车子来了,你还不去拦车?”

贺泽川伸手将她脸上的灰尘擦去,唇角勾起一抹宠溺。

他笑容让苏浅呼吸都停滞了,原来,男人笑起来也有这么好看的。

她良久才回过神,暗骂自己一句花痴。

连忙去路边拦车。

秦晓痩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入贺二爷法眼!

所以他就亲自驾车来了。

连那座千年冰山都能被融化,那个苏浅应该是一个热情如火的女人吧!

盯着后视镜里那张略显阴柔的俊脸,秦晓痩整理了一下发型。

自己一定要给小嫂子留个好印象才行,日后才好求她为自己办事!

突然,一个女孩冲上马路,挥着手。

“停车……请你停车帮帮我们……!”

秦晓痩蹙眉,差点就将她撞到了,在一阵急刹车声中将车子停稳,正要开骂,忽然对上一双冰冷的眸,贺二哥仿佛要吃人一样,将那个小女人护在身后冰冷睨着他。

秦晓痩这时候才意识到女孩就是那个‘热情如火’的女人!

他急忙换上一副笑脸。

“嗨,你们好!”

贺泽川眼底带着警告,似乎在责怪他刚刚差点撞到他的小妻子,而苏浅却深怕他跑了似的,上前一把抓住秦晓痩的衣服。

“这位小哥哥,我家大叔受伤了,能带我们去医院吗?”

小哥哥,大叔?

秦晓痩拼命憋住笑,忍不住去看贺泽川。

果然那个家伙一张俊脸满是黑线。

见眼前的司机不说话,苏浅有些着急。

“小哥哥,只要你帮帮我们,我们不会白白乘坐你的车,可以给你钱!”

这条公路车子很少,大叔的伤口又急需医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人跑了!

秦晓痩终于笑出了猪声。

“哈哈……你有钱?”

小嫂子又怎么会想到,贺二哥的套路就算他这个多年的兄弟也没有一次能识破,日后她知道了真相,不知道又是一副什么表情!

苏浅身上没有带钱,大叔身上只有一件白衬衣,裤兜也瘪瘪的。

“我……我没有钱……”苏浅不擅长说谎,有些结巴。

“但我老公有很多钱,你救了他老婆,他绝对亏待不了你!”

就算吹牛她也没办法,大叔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秦晓痩故意忽略贺二哥那双冰冷的眼神,决定趁此机会好好的套话。

“我怎样才能相信你?”

“我老公是贺泽川,你一定听说过吧,我还能骗你?”这句话她真没骗人!

“倒是听说过,不曾谋面,就算你老公是贺泽川,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愿意为你花钱,难道他很爱你?”

秦晓痩明白,贺二哥也想要知道她会怎样回答,所以才敢这么追问的!

苏浅被他问的脸上通红,只能硬着头皮道。

“我是他老婆,当然不会在意这一点钱,老婆本来就是拿来爱的呀!”

“那你爱他吗?”

这才是秦晓痩想要问的,说完他勾唇一笑。

果然,一旁的贺泽川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我……”

苏浅忽然发现,对一个陌生男人说‘爱’这个字,怎样也说不出口。

看了眼一旁帅气的大叔,忽然计从心来,一把挽住大叔的手臂。

“他这么帅,我当然爱他了!”

她说完不忘对大叔使眼色。

反正眼前的‘司机’也不认识贺泽川。

贺泽川和秦晓痩两个男人都呆了一下。

“他就是贺泽川?”

秦晓痩露出震惊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小嫂子真的知道贺二哥的身份?

既然这样,祥叔为什么又要他陪贺二哥给他的小妻子演一场戏?

苏浅急忙拉了拉大叔裤兜边缘,意思是让他配合。

贺泽川咳嗽一声,面不红心不跳的低沉开口。

“我就是她老公!”

修长的手臂轻轻缠上小妻子的细腰,似乎这才是属于他的角色。

冷冽的男人荷尔蒙扑面而来,苏浅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但她告诉自己,大叔这是在陪他演戏而已!

她对秦晓痩眨眨眼:“看见了吗,这是我男人!”

秦晓痩从愣神中醒来。

好吧!

这把狗粮他吃了,干嘛没事找虐呢?

“看见了看见了,你们厉害!”

他亲自下车拉开车门,贺泽川揽着苏浅坐进车子里。

她悄悄挣扎了几下,可贺泽川一点要放开的意思也没有。

担心动静太大会被赶下车,一路上只能任由他搂着。

她的体温很凉,贺泽川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

到了医院,一个中年男人小跑过来,递了一个包裹给贺泽川,他抽出两张钞票扔给‘司机’,牵着小妻子的手扬长远去了。

苏浅一心只想着他的伤,拽着他的手匆匆走在前面。

“大叔你别怕,我们已经到了!”

苏浅就像是哄孩子一样的安慰他。

贺泽川漆黑的眸心盯着她单薄背影,渐渐与记忆里重叠在了一起……

生命中忽然闯进这么个小东西,似乎一切都有趣了起来!

医生给贺泽川伤口消毒包扎,送进病房打上点滴。

“幸亏先生您的伤口提前经过了止血处理,不然一定会落下病根,不过现在没事了,先生住院观察几天就好。”

医生在给贺泽川缝合伤口,他嘴角却勾起浅浅的笑。

原来,她刚刚真的保护了他!

苏浅听说大叔没事了,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拉着大叔的手,她急忙放开。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没羞没躁的?

“大叔,我去给你倒杯水?”

下意识想要逃离。

贺泽川点点头,苏浅跑开去给她倒水,回来的时候,他漆黑的眼睛冷清的盯着她。

“大叔有事……?”

如果一个人的眼神也可以性感,那么一定说的就是眼前男人。

“你很讨厌贺泽川?”他低沉开口。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