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赘婿

第3章 又臭又响

江南第一医院。

“吴老,求求你,救救我爸,只要您能救我爸,您让我陈某做什么都行。”

病房里传来一句哀求声。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唐装的中年人,模样与陈婉清有几分相似,正是陈婉清父亲,现今陈家家主陈中和。

陈中和的身边,还站着好几个人,都是陈家的嫡系成员。

陈婉清就在这其中。

坐在病床边上的吴守义叹息一声,“陈先生,老爷子的心脏病,恕我爱莫能助,现在唯有动手术一条路子了!”

这话一出,陈中和浑身一僵。

吴守义是江南最出名的中医大夫,一直都是他爸的主治医生。

现在听吴守义也说无能为力,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陈婉清更是面容凄苦,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老者,眼里有泪水打转。

“婉清,你放心,我一定会为老爷子找来最好的西医,为老爷子动手术!”

此时,边上一名年轻男人出声安慰着陈婉清。

陈婉清听着,只是勉强一笑。

如果真的能动手术,他们早就安排医生做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这个时候?

她爷爷年事已高,根本承受不了这么重的负荷,稍有不慎,就是天人两隔的局面!

“真的只能做心脏搭桥手术了吗?可是吴老您之前不是说……”

陈中和满脸凝重。

吴守义点头,“虽然这是下下策,可不动手术,以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只怕剩下不了几天时间……”

话音落下,病房中的人顿感沉重,好几个妇女,更是忍不住掩嘴抽泣起来。

陈婉清也是满脸沉重,心里悲痛。

“爷爷的病,我能治!”

众人束手无策时,一句充满自信的话语声骤然响起。

大家转头一看,便见身着休闲装的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你过来干什么!”

一个尖酸刻薄的妇女声音立时响起。

“叶天,听说你被扫黄抓了,什么时候出来的?”

又一句满是嘲弄的话语声传出。

叶天被扫黄抓了的事情,虽然瞒着老爷子,但在场人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再加上,叶天本身就很不受人待见,大家此时更不想看到他。

陈婉清心里有些后悔让叶天过来了,但现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开口,维护叶天。

“爸,姑姑,叶天是我叫来的,爷爷向来疼他,我想着让他见一见爷爷……”

“哼,狼心狗肺的东西,看咱爸躺在床上,他心里没准比谁都高兴呢!”

“就是,听说前天他还去外面找小姐,谁知道还被扫黄抓了,真是给我们陈家丢脸。”

之前那个尖酸刻薄的妇女不住冷笑,“婉清,不是我说你,有些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陈中和面色也有些难看了。

但想到自己这个女婿做的种种荒唐事,他叹了口气,哀莫过于心死。

陈婉清咬着鲜嫩的下嘴唇,沉声道:“这是我和叶天的事情,就不劳烦姑姑费心了。”

这话出来,那个妇女面上有些挂不住,可她好像有些畏惧陈婉清,就没再多说下去,只是看着叶天的眼里依旧满是不屑。

“你过来吧,别乱说话,在我身边站着!”

陈婉清则转头望向叶天,冷冷说道。

叶天知道陈家人很讨厌自己,不过前世的经历,造就了他一颗坚固如磐石的心。

他本身就对陈家绝大部分人无感,索性无视他们,径自来到陈婉清面前,继续之前的话。

“婉清,这吴老治不了爷爷,让我来试试吧。”

他虽然不是医生,但太皇经无比强大,连跌落山崖的他都能彻底痊愈,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心脏病?

只要渡一口真元过去,保证能让爷爷活蹦乱跳,年轻个十几二十岁。

“一个窝囊废还敢在这吹牛,也不怕被人笑话?”

没等陈婉清开口,边上的那个年轻人不住冷嘲热讽。

饶是吴守义也不禁皱起眉头,他可是江南出了名的大夫,连他都治不好的病,这年轻人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这终究是他们的家事,吴守义自然没有多说的意思。

说话的年轻人西装革履,仪表堂堂,是江南市内出了名的公子哥,叫刘子扬,是陈婉清身边的追求者之一。

说来也好笑,他和陈婉清对外是夫妻,即便有名无实,但也是领了小红本的!

然而,陈婉清的追求者依旧络绎不绝。

叶天眼神闪烁,想到自己被扫黄的抓了,跟这小子好像有点关系。

不过,此时并不是找他麻烦的时候,叶天收回目光,转头对陈婉清说:“婉清,我真能治爷爷的病,你信我!”

陈婉清听着暗自皱眉,她与叶天朝夕相处,哪里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叶天会治病?除非母猪会上树!

刘子扬注意到陈婉清神色变化,心知表现机会来了,当即蹿上来,指着叶天怒骂。

“你要是会治病,那我就是华佗在世!婉清你不好赶人,我来帮你。”

“给老子滚出去。”

说话间,刘子扬直接抬手,想着将他推出去。

哪知,叶天一个闪身躲开,刘子扬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一下没将叶天推开,刘子扬彻底怒了,“草,还敢躲,老子废了你!”

说话间,他抬起拳头就要打向叶天。

陈婉清知道刘子扬学过几年的跆拳道,现在看他拳头举高高,顿时吓得不轻。

不管怎么说,她与叶天也是名义上的夫妻,自然不想看他挨揍。

“噗!”

陈婉清还没来得及阻止,忽然一声闷响传来。

刘子扬保持着高举拳头的架势,浑身僵硬!

紧接着,一股恶臭扩散开,蔓延在整个病房里。

病房里顿时臭味熏天,众人忙是纷纷退开,捂住鼻子满脸怪异地看向刘子扬。

“我靠,好臭啊!呕!”

有人忍不住推开窗口,朝窗外疯狂干呕。

其他的人,也被熏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叶天好像早有准备,凑到陈婉清身边,捂着鼻子,阴阳怪气地道:“你今天是吃屎了吧?别人都是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你倒好,放的屁是又臭又响!”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