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赘婿

第7章 嫌命长是吧

“让我看看!”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穿着保安服的三十来岁的男人从车厢后座走上前来。

“我在一家金店当保安,黄金啥的我看过很多,你要是骗人,我把你弄派出所去!”

这话一出,女人面色一变,紧张道:“这位大哥,你怎么说话呢,你看看,反正我这金子肯定假不了!”

保安扯了扯嘴角,显然他有些不信女人的话,从女人手里拿过戒指摩擦两下,仔细地看了几眼。

不过似乎事情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嘴里不住惊咦一声,又不信邪的拿出一个电笔照向那金戒指。

坐公交的都是平头百姓,哪里会知道要怎么验黄金,一个个跟着凑热闹,就感觉这保安挺专业。

半晌,保安收回电笔,眼里闪过一抹贪婪,也不说结果,只问。

“这戒指你刚刚说卖多少?我要了!”

这话出来,大家用鼻子想也知道这黄金肯定是真的不能再真,不然这保安怎么要直接要买呢?

售票员急眼了,嚷嚷道:“喂,你这人还抢着要啊,人家明明是说要卖给我的。”

女人也跟着点头,说,“大姐,刚刚给你添麻烦了,这戒指卖给你,多出来的就当我谢你的红包。”

“这还差不多,你这人也怪可怜的,我这位子让你坐吧。”

售票员捡了个大便宜,喜不自胜地从收钱的包里拿出一千五递给那女人。

保安眼睁睁的看售票员收了戒指,顿时有些着急,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妹子,你这是要出去避风头,手里没点钱怎么行?这样,我刚领了工资,算我吃点亏,一千八买你一个戒指,怎么样?”

这话出来,他立马接收到成片的鄙视目光。

还吃点亏?一千八买一个戒指,转手能赚好几百呢!

女人一副真的被情所伤的模样,犹豫了下才道:“算了,相逢也是缘分,我身上的首饰都卖了,免得睹物伤神。我也不要多,市场价两百三,我一克只卖一百八!”

车厢里哗然一片,两百三一克的黄金只卖一百八,转手就是钱啊!

“好好好,我要一个!”

保安激动得不行,立马拿出钱包取出一叠红钞,从女人手里换了个金戒指。

有人带头,其他的人也秉着占便宜的心理,纷纷嚷了起来,生怕晚一步就没了。

“我也要一个。”

“我要那手镯子!”

“老头子,我们也做做好事,帮一帮这姑娘吧……”

众人争先恐后的上前,有便宜赚,又能帮到人,谁都不会多想这里面有什么漏洞。

一时间,整个车厢带够了钱的人,都在跟女人换黄金首饰。

唯独叶天一脸嘲弄,坐在位置上丝毫不为所动。

与此同时,女人刚好走到他这一排,手里的几个金戒指和手镯子都被买了,就剩下脖子上那条粗粗的金链子。

这链子大家其实很想要,只不过这金链哪怕是打了折,也价值七八千,大家伙没那么多钱。

“还有人要吗,最后一条金链子了,只卖七千,过这村就没这店啦。”

女人扯着嗓子吆喝起来。

“这金链子给我吧!”

正当叶天在看戏的时候,身边的梁月茹忽然开口,从LV包里拿出一叠红钞,“这里有一万,我不占你便宜,就当我帮你好了。”

说着就将钱递过去。

那女人眼睛一亮,急急忙忙要去接。

哪知两人还没接触上,忽然一条强而有力的手臂拦在中间,一把抓住了梁月茹往前伸的小手。

梁月茹愣了愣,下意识看向叶天,秀眉紧蹙,他要干嘛?抢钱吗?

在梁月茹震惊又疑惑的眼神下,叶天开口了。

“你别信他们,他们都是骗子。”

听得这话,女人眼神闪烁一下,显然有些做贼心虚,故意大声嚷起来。

“你胡说什么,不帮我就算了,还在这污蔑人!算了,我不换了还不行吗!”

说着,女人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似的,转身就要走。

叶天却没要让她走的意思,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在她那青紫交加、伤痕累累的手臂上用力一擦!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耍流氓了啊!”

女人惊恐大叫,就连梁月茹也很是厌恶地看着叶天,刚刚对叶天有的一丝好感,转瞬间消失殆尽。

还以为这家伙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原来都是一路货色!

可当她正要喝止叶天时,叶天已经松开抓着女人的手,冷笑道:“你这伤怎么一擦就掉?心里没点数?”

众人听到动静定睛一看,果然,女人袒露出来的手臂上的伤痕,彻底花了一小片,好像是某种颜料画上去的,根本不是什么伤痕!

“我去,原来是骗子,亏我还相信你们!”

“哪里有什么家暴,都是假的!”

群众顿时沸腾了,连伤痕都是假的,那他们买的首饰还能真啊?

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能想到,这女人就是一骗子!

人性就是这样,你要我帮忙可以,赚你点小便宜也是天经地义。

但你骗人,那谁都不会干,分分钟把你打残。

“骗子,赶紧还钱,不然我抽死你!”

一个上当受骗的汉子当即站出来,气得满脸涨红,抬手作势要打。

就在骗局被拆穿,女人要挨揍的时候,异象陡生!

“去你妈的!”

一声怒骂,紧接着便是一记闷响。

原本要打向女人的那汉子被一脚踹倒在车厢里。

正是之前那保安下的黑脚。

大家凝神看去,保安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憨厚神情,一脸的狰狞,唰的一下从后背抽出一把西瓜刀,砰的一下砍在塑料座椅上。

“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他怒吼一声,再加上都亮刀子了,大家吓得是满脸发白,很是畏惧地看着那保安。

正在这时候,又有几人站起来,也都拿着白晃晃的刀子,一看就是一个小团伙,转眼间就控制了车司机。

“妈的,真是倒霉,还想着不动刀子能小赚一笔呢!”

他啐了一句,视线转移向叶天,带着满满的不善。

“小子,你还有点眼力见,不过敢破坏你彪哥我的生意,嫌命长是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