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帝

第4章 暴打恶奴

继承了之前云墨的记忆,他自然也继承了那个云墨对云烈的恨意。

“哟?这不是云墨吗?”云烈阴阳怪气地喊道。

云家在观山镇是一方霸主,但族内弟子众多,资源也显得有限。而云烈,便对自己所得资源的量显得不满。所以,他便将目标对准了云墨。云墨一家在族内没有靠山,其天赋又差,就算云烈打死云墨,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而他云烈,也最多受到些不痛不痒的惩罚,但收获,却是云墨的那一份资源。

凭借他爷爷在家族当中的地位,为他夺得那一份资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可惜,这个废物,竟然没死!

“云烈,你竟然还敢出现!”梦儿愤怒地吼道,她恶狠狠地望着云烈,恨不得撕了他。云墨死死地抓住梦儿,不让她做傻事,凭他们现在的实力,还不是云烈的对手。

云烈掏了掏耳朵,惊奇地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你哥哥这个才淬体境三层天的废物都有脸出来,我堂堂淬体境八层天的高手,如何不敢出现?”

云烈也是十四岁之龄,修为却已是淬体境八层天,算得上是云家的天才人物了。

“你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哼,我哥哥现在……”

“梦儿!”云墨及时打断了梦儿,关于他修为和医术的事情,他不愿意暴露。“我们是来领取淬体丹的,不用和他们浪费时间。”

“哈哈!我没听错吧?”那领头的奴仆夸张地大笑几声,“云墨,你当真还有脸领取淬体丹?”

这奴仆叫做柳密江,是云烈的狗腿,当时云烈和着一群人围殴云墨,这柳密江是打得最起劲的人。云墨的腿伤,就是拜此人所赐。一个奴仆而已,就敢对云墨下狠手,可想而知云墨以前的地位有多低。

“奴才就得有奴才的样子,什么时候主人的事情,轮得到你这奴才插嘴了!”云墨眼中射出两道寒芒,让得那柳密江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

随即,柳密江便涨红了脸,他很懊恼,自己居然被云墨一句话吓到了。柳密江怒气冲天,虽然他是奴仆,但地位却很高,每月甚至能够领到一颗淬体丹的奖赏。在他心中,他的地位,是要高于云墨的。

听到哥哥的话,梦儿感觉很解气,附和道:“不错,奴才就得有奴才的样子!”

云烈冷冷地瞥了柳密江一眼,这个奴才刚才的表现,令他有些不满。柳密江见此赶紧低下了头,他敢喝骂云墨,但在云烈面前,却不敢造次。

云烈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眼里满是不屑。“云墨,你还有脸自称主子,柳密江已经是淬体境五重天的修为,你连一个奴才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格狂?”

柳密江还在为刚才丢人的行为着恼,这时候冲到了云墨面前,喝道:“云墨,你连我这个奴才都比不上,你就是连奴才都不如的废物!”

看到柳密江发怒的样子,云墨皱了皱眉,他伸手将梦儿揽到了身后,怕发怒的柳密江伤到她。

见云墨不说话,柳密江感觉自己占了上风,信心又回来了。得意的人,就容易忘乎所以,柳密江便由此犯下了大错。

“嘿,云墨,虽然你是一个连狗都不如的废物,但你的妹妹倒是长得很标致。你说我是奴才,说不定哪天长老们将云梦儿许配给我,你还得叫我一声妹夫呢。”

啪!

云墨忽然出手,一巴掌拍在了柳密江脸上,让得柳密江愣在了当场。他怎么也没想到,上次受了那么重的教训,这云墨,竟然还敢对他出手。

对面的云烈脸色也有些阴沉,倒不是云墨打了柳密江,而是柳密江刚才的话让他生气了。柳密江再如何,也只是一个奴才而已,有些事,是不能僭越的。不过,看到柳密江是为他出头的份上,云烈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一个奴才,也妄想当主人?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云墨冷声道,这些家伙羞辱他,他可以忍让。但羞辱梦儿,那就是找死的行为!

“呸!”梦儿对着柳密江淬了一口。

柳密江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竟然被淬体三层天的废物打了一耳光,这让他万分恼怒。“云墨,你敢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我还打!”

啪啪又是两耳光,柳密江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躲开。

“打得好!”梦儿拍手叫到。

柳密江愤怒地捂着脸,转头看向云烈,虽然他不惧云墨,但毕竟他只是奴仆,想要动手,还得先得到靠山的允许。他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打得云墨奄奄一息,然后再诱使云烈出手,杀掉云墨!只有杀了云墨,才算雪耻!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你是淬体境五层天的人,难道还打不过淬体三层天的废物吗?”云烈淡淡地说道,实际上便是给了柳密江动手的权利。

柳密江得到许可,当即转过身来,冷笑地看着云墨。他扭了扭脖子,发出啪啪的声响,“嘿嘿,云墨,我让你见识见识,我这奴才的厉害!”

“你们敢!”梦儿喝道,她走上前来,做出了战斗的架势。“若是你们敢动手,等族长出关之后,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你们所有人都得到惩罚!”

“族长?谁知道族长那等强者会闭关多久,说不定等到他老人家出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云烈无所谓地挥了挥手,示意柳密江动手。

云墨拉过愤怒的梦儿,道:“梦儿,你退后,一个奴才而已,伤不了我。”

“可是!”梦儿有些焦急,他可不想再看到云墨受伤。

“相信我!”云墨揉了揉梦儿的脑袋,终于说服了小丫头。

柳密江狞笑一声,用只有云墨能听到的声音说:“云墨,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上一次没有杀掉你,这次你可没那么好运了!”

“是吗?”云墨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这狗仗人势的柳密江,云墨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喝!”柳密江怒喝一声,一巴掌拍向云墨的脸颊,他刚才挨了云墨三个巴掌,此时要将之全部还回去!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却不是柳密江打云墨耳光的声音,而是他的手腕,被云墨一把抓住了。

“你这个废物!”柳密江怒吼一声,想要将手抽出来。然而云墨的手如同铁钳一般,牢牢地抓住了他,他根本无法将手抽出。

啪!

这一次是打耳光的声音,不过却是云墨抽柳密江的耳光。这一次云墨下手极恨,直接打掉了柳密江几颗牙齿。

“狗仗人势的东西,竟然敢在我面前乱吠!”云墨冷声道,又是几耳光甩在了柳密江脸上。

柳密江直接被打懵了,明明只有淬体境三层天的废物,怎么会变得这么强?他在云墨手里,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这不可能!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遍全场,是云墨出脚,一脚踢碎了柳密江的左腿骨。自己的左腿就是被此人打折,云墨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住手!”云烈喝道,他终于看清了,云墨根本不是淬体三层天,而是淬体四层天!他有些惊异,云墨不但治好了伤,修为还增长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住手就住手?”云墨丝毫没有给云烈面子,抬脚又是一下,踢碎了柳密江另外一条腿的腿骨。

柳密江的惨叫声不断响起,让得云烈身后的一众奴仆背脊发寒,他们一阵后怕,还好刚才出手的不是自己,不然可就惨了。

云墨忽然抬起脚来,对准了柳密江的头颅,他当真起了杀意。他是云家子弟,就算杀了柳密江,也不会受到惩罚,何况还是柳密江主动挑衅他的。

“我叫你住手!”云烈暴喝一声,如同猛虎一般扑了过来,同时朝着云墨拍出一掌。柳密江是他身边最强的奴仆,而且很是机灵,他可不想折损这么一个好奴才。

云墨感觉到了危险,当即后退,同时伸手挡在胸前。

嘭!

云烈毕竟是淬体八层天的高手,这一掌云墨并未完全挡住,一些掌力渗透进了胸口,让得云墨体内气血翻腾不止。

云墨噔噔接连后退,随后更是吐出一口血来,这才止住了翻腾的气血。云墨眼神微凛,他现在果然不是云烈的对手。

云烈冷冷地望着云墨,喝道:“云墨无故殴打我的人,给我打死他!”

说完,云烈带着一众手下,如恶狼一般扑向云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