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白衣花如昨

第一章 你害的

九天之上长安殿。

寒滟跪在地上,细嫩的脖颈被陵擎掐在掌中,留下一圈青紫的印记。

“朕问你,兮霜雷劫突至,差点殒了性命,是不是你害的?!”

“我说了,不是我——!”

“除了你还能是谁?!”陵擎怒声斥道,一把将寒滟甩在地上,“动用天地之力更改雷劫,这九天之上,除了你还有何人能做到?!”

寒滟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眼眶内一片赤红。

“你……不信我!”

寒滟的眼底弥漫着失望与自嘲。

陵擎是这九天之上的皇,而她则是父神精髓所化珠玉修炼成仙。

一千年前历经天劫后,她被陵擎所救,带回了天宫。

随着日子划过,两人渐生情意,便在情缘石上刻了名姓,结成仙侣。

两人恩爱不已,可自从五百年前,兮霜出现后,他便对她离了心。

而如今,他更是因为她,对她生了疑!

寒滟跌撞的站起,看着陵擎哑声道:“我只问你一次,陵擎,你当真不信我?!”

“兮霜濒死还在药仙那儿躺着,你叫朕如何信你?!”陵擎怒声斥道。

寒滟闻言涩然一笑,抬手拭去眼角的泪,猛然一挥袖,紧闭的殿门乍开。

“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你走吧!”

陵擎看着大敞的殿门,心头的怒气更是翻涌。

“朕是九天的皇,何时轮得到你赶朕离开?!”

“你认为是我害的兮霜成如今惨状,您留在这里,难道就不怕寒滟也做法降下雷劫,伤了您?!”寒滟说着,一步一步走向陵擎。

陵擎闻言眼神微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寒滟的靠近。

看着他的动作,寒滟眼中的失望更甚。

他——厌恶她的靠近!

这个认知让寒滟喉头发苦。

曾几何时,她与陵擎相爱相知,可如今,他竟是真的认为她会伤他!

“寒滟,恭送陵皇!”寒滟福身行礼,垂眸不再看陵擎。

陵擎也意识到了他刚刚的退却,眉宇间怒气翻涌,抬手布下结界。

“你冒犯天威,即日起,没有朕的旨意,不准踏出长安殿半步!”

“寒滟谢陵皇隆恩!”

陵擎看着寒滟的模样,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脚步声渐渐远离,寒滟慢慢起身看着空荡的宫殿,深吸了一口气。

九天之中能动用天地之力的人不多,但绝不止她一个。

寒滟掌心仙力翻涌,幻化出一方水镜,传声道:“斥巽,帮我查查,这件事是谁做的!”

拂袖间关上殿门,寒滟转身走回后室,看着床榻中睡得正酣的孩子,清冷的面容柔和了些许。

这是她和陵擎的孩子,如今已有两百岁。

“昀儿,你说是不是只要我找到是谁伤的兮霜,我和你父皇便能回到从前?”寒滟低声问着。

可这答案,她自己早已心知肚明。

回不去了。

从兮霜出现的那一刻,从陵擎变心的那一刻,就回不去了!

夜风袭来,吹来了一室的困倦……

“砰——!”

一声巨响,寒滟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怀抱着被惊醒痛哭的昀儿,她快步走到了前殿。

看着大步走进来,周身缠绕着怒火的陵擎,寒滟眉心微蹙:“你……”

话未尽,陵擎一掌仙力拍来,重重的击在了寒滟身上。

她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在地上。

仓促之下,寒滟只能将全身仙力尽数护在怀中昀儿的身上,以免他受伤。

一口鲜血顺着喉间涌上,寒滟重重的咳着,抬眸看向陵擎。

可陵擎的眼中没有半分歉意,甚至闪动着冰冷的厌恶。

“寒滟,你该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