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如今岁岁寒

第1章 想留下他

更深露重,一抹晚风顺着敞开的窗扇,卷走了一室的春意。

我伏在床畔,犹豫再三,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跟那个看我一眼都不愿的男人说道:“慎之,我有了身孕。”

男人的动作陡然顿住,他转过头来,眼神里的厌恶让我的心猝然一痛。

我鼓起勇气:“我……避子汤我日日都用,这孩子是个意外,沈洵风,我……我想留下他。”

我没有再叫他的字,而是直呼了他的名。

他也应当明白我的坚定。

他不想要我的孩子,我知道。

从五年前婚后第二日的那碗苦到心底避子汤开始,我就知道。

“你想留下它?”

沈洵风的神情隐藏在烛火的阴影中,无端让我心中一寒。

我动了动有些发僵的手指,将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小腹:“是,我想留下他。”

我有些害怕,

是啊,他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无权无势的寒门学子,而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骄傲自矜的郡主了。

现在的他,是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我,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

可我还是爱他,哪怕他是如此讨厌我。

“……沈洵风,就当是我求你,看在我哥的份上,留下这个孩子,给苏家一个后……”

我的哥哥,诚郡王府的世子,也是沈洵风的救命恩人,四年前在边关意外身亡。

我本没想把他拿出来压迫沈洵风,可如果不这样做,他绝不可能留下这孩子。

沈洵风没有说话,可他眼中陡然浮上的冰冷却更让我发抖。

“……既然郡主如此想要,便留下他。”

闻言,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全然不敢相信,他竟然同意了?!

沈洵风同意了!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心中彻骨的冰凉瞬间消退,取而代之是一股暖意。

我本以为他绝不会同意,甚至做好了阳奉阴违的打算。

可他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应允了!

那一刹那的狂喜淹没了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扑上前,环住他的腰腹喃声道:“慎之,谢谢你!谢谢你……”

而沈洵风没有回话,但这是成亲五年来,他头一次没有推开我的触碰。

我只觉得没有一刻像此刻一般幸福!

我埋着头在他的胸膛,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总觉得,他也该是高兴的!

我满心欢喜,甚至以为他这五年的时光已经稍稍打动了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他报复我的序幕罢了。

翌日,我靠在榻上,面前摆满了近年来京城流行的花样,想寻个最好看的给腹中的孩子秀个袜腹。

忽然,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面无表情的沈洵风带着两个粗使嬷嬷走了进来。

瞧见他,我心生欢喜,刚要起身上前,可瞧着他这样子,心中无端得升起几分不安。

“慎之,你怎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瞧见他目光毫无感情的落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缩,可下一瞬,他的话如同一柄利刃狠狠的刺进我的心脏,让我瞬间僵住,也疼的我肝肠寸断!

“她腹中的孩子,打掉!”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