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并没有谁错谁对

第一章 头疾无可医

雍国,镇北王府。

雅致不失华贵的内室,府医摇摇头,拱手叹息道:“王妃,您的头疾是因着脑中的淤血未散,已凝成血块压迫,恐有性命之忧。要想根治,唯有施以梅花神针。可惜那绝技失传已久。”

刘诗雨的头痛稍稍平复,擦着额角的冷汗,勉强扬了扬苍白的唇,“如此,我还有多久好活?”

“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府医捻着胡子微微摇头,露出一丝同情之色。

闻言,刘诗雨抚着宽松裙衫下依然平坦的腹部,目光化为坚定,少则一年,也够了。

“不要告诉王爷,我会寻个时间跟他说。”

五日之后就是李瑾承诺补办给自己的盛世婚礼,刘诗雨决定在那天告诉他要当父亲的好消息。

让府医退下,她靠在床边,目露凄然……

“雨雨。”

一个低沉带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走入的俊美无匹男子,身上带着战场历练出的血煞之气。

刘诗雨精神一震,跳下床跑向他,娇笑道:“瑾哥哥,我……”

却在看到随后进来的女子时,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发不出声音。

“妹妹这是什么表情,太惊喜还是不认得姐姐了?”刘诗然柔柔一笑。

她身上还穿着一身洁白的孝服,与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镇北王府是那么格格不入。

刘诗雨的笑脸倏地冷淡下来,退后一步,目光带着戒备。

“你来干什么?”

李瑾早就预料到刘诗雨会不开心,拉过她的手握了握,说道:“襄亲王薨逝,然儿……你姐姐不愿守寡,想暂寻一个安身之处,再思量往后……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脸色也有些不好……”

“那她为何而不回尚书府,而是来你这里?”刘诗雨把手抽出来,背在身后,不想李瑾察觉自己的异样。

看在李瑾眼里却是在闹小孩子脾气。

他无奈的笑笑,“你姐姐说三年不见,很是思念你。且,你不想她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刘诗雨冷冷看着刘诗然,很是思念谁,那可说不好。

三年前李瑾父兄皆战死沙场,李家败落,刘诗然不顾青梅竹马的情意和婚约,央求刘诗雨和自己交换上花轿,嫁去了襄王府。

如今,她竟厚着脸皮回头来找李瑾。

而李瑾,居然还顾念着旧情,要收留她!

“妹妹,我一介寡妇,不祥之人,实在无颜回娘家。”刘诗然潸然泪下,抽泣道:“如若你介意,那……王爷,你替我寻一处庵堂,我即刻落发,从此青灯古佛,为你和妹妹祈福。”

话是这么说,但她看向李瑾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含羞带怯。

李瑾眉头微微蹙起,“雨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心悦的是你。”

“你既知道,那你能不能应了我,替姐姐找别的住处,我不想她住在这里。”

天大地大,刘诗然哪里不能安身?

不知为什么,刘诗雨心里的不安感觉越来越浓厚。

李瑾终于耐心告罄,一甩袖,再开口带着轻轻的斥责之意:“不可理喻!本王已经决定了。”

说罢就转身向外走去。

刘诗然朝刘诗雨绽放出一抹得意的笑,紧紧跟上。

刘诗雨下意识的去追,头疾在此时又犯了,一抽一抽痛得越发厉害。

她捂着头,踉跄着跪坐在地上,止不住颤抖低喃道:“瑾哥哥,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她的位置……”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