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第一婿

第5章 病情加重

陈默回到家后,快十一点半了。

他上午还流了不少血,此刻感觉头晕晕的。

为了不让苏家人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他赶紧回房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下楼开始做饭了。

每天做饭是入赘前定下的规矩。

虽然苏家有两个佣人,但是昨天过后走了一个,现在只有一个佣人了,也就是稍微干一干家务活,帮苏雨琦洗洗澡什么的,大部分的家务活还得陈默来做。

见陈默都能干,杨翠芬干脆叫剩下的那个佣人,过了今天就不用来了。

因为丢了二十万,又加上一个有钱外公的冲击,陈默心事重重的做好了饭菜,然后叫岳父岳母来吃饭了。

岳父苏建国不在家,岳母杨翠芬倒是在家。

陈默到花园里,把在晒太阳的苏雨琦推进来吃饭了。

饭桌上,杨翠芬看着三菜一汤,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陈默,我让你入赘过来,是叫你好好服侍我们的,你看看你,你这做的什么,猪食吗?”杨翠芬把筷子往桌上一拍,骂道。

“妈,是这样的,今天我十一点多才回来,时间上来不及了,所以就只简单做了几个菜,晚上我一定多做几个硬菜。”陈默解释道。

杨翠芬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肉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可以。

于是她又骂了两句,就开始吃饭了。

陈默把苏雨琦抱到了餐桌前的椅子上,给她盛好饭,然后陈默坐在旁边给她夹菜了。

“陈默,你也吃饭,我自己能行的。”苏雨琦说道。

“不行,赘婿是不能上桌吃饭的,这是我们苏家的规矩。”杨翠芬把碗一放,说道。

“没事,你们先吃,我待会随便吃点就可以了。”陈默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苏雨琦突然脸色变的十分难受,然后低头对着垃圾桶呕吐了起来。

陈默赶紧去扶着她,一只手撑着她的额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捋着她的后背。

“怎么回事啊?”杨翠芬皱着眉头说道。

“妈,没……没事,就是胃有点不舒服。”苏雨琦低着头,眼神闪躲的说道。

“我就说嘛,就这样的猪食,谁吃了胃都会不舒服的。”

杨翠芬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不妥,她又嘀咕道:“会不会是孕吐啊?”

“这也不可能啊,你们昨晚才洞房,哪有这么快怀孕!”

苏雨琦脸色闪过一丝黯淡,强装微笑着说道:“妈,你说什么呢,我就是胃有点不舒服了,好了,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吧。”

说完,苏雨琦就自己摇着轮椅离开餐厅。

陈默赶紧上前,推着苏雨琦到楼上的房间。

房间里,陈默把苏雨琦抱到床上躺下,然后又拿过来一条热毛巾给她敷上。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些?”

“疼……头疼。”苏雨琦的脸色此刻变的十分苍白,指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抓着陈默的胳膊。

陈默突然意识到,苏雨琦的病症加重了。

他看过电视,脑癌患者会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呕吐这些症状。

陈默心里有些慌,他不是医生,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不要去医院,你抱紧我。”苏雨琦把头重重的抵在陈默身上,双手抓着头发。

于是陈默抱紧了她,把下巴抵在她脑袋上,给她按摩头部。

过了一会儿,苏雨琦像是缓解了一点,她虚弱的对陈默说道:“你千万不要跟我爸妈说。”

“嗯,我不会说的。”

陈默心想,要不还是去跟岳父岳母坦白吧,毕竟这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不可能不拿钱出来救命吧?

“上午你给咱爸交好钱了吗?”苏雨琦看着陈默,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没有,我被抢劫了,钱都被抢走了。”陈默说到这里,心里有些难受。

“怎么回事,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啊?”

“伤倒是小事,就是钱被抢走了难受,我取了钱去医院的路上被抢的……”

“没事,我们一起想办法,你先下去吃饭,吃完饭陪我午睡一会吧。”

“好。”

陈默安顿好苏雨琦后,下楼吃饭,岳母杨翠芬已经出去打麻将去了。

吃过饭,把碗刷了,又把厨房跟餐厅的打扫了一遍,陈默才上楼。

苏雨琦已经睡着了,为了不打扰她,于是陈默坐在床前的地板上,头趴在床沿上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陈默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陈默赶紧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外面,是医院打过来的电话。

“陈先生,你早上不是答应了今天交钱的吗?现在都下午了,你什么时候来交钱呀?”

“我早上出了点意外……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把钱凑齐的。”

“你父亲账上剩的钱只够三天的治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结束通话后,陈默毫无睡意了。

他坐在阳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烟,也不点燃,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远方。

怎么办,三天内必须凑齐二十万交给医院,不然父亲的治疗就会被停了。

自己把苏雨琦给的二十万的私房钱给弄丢了,如果钱没被抢就好了。

早上听岳母杨翠芬的话,苏家是不打算给自己钱了的。

如果实在是没办法的话,就找外公要吧。

即使他当年再对不起自己爸妈,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外公啊。

陈默把烟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心想只能这样了,自己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傍晚的时候,陈默要开始做晚饭。

他想问一下岳父岳母回不回来吃饭,如果回来吃饭的话,跟他们提一提这事,说不定他们会给钱呢。

于是陈默打电话给杨翠芬了。

“妈,那个……请问,你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啊?”陈默小心翼翼的问道。

“八万,开杠……”杨翠芬那边很吵,像是在麻将桌上。

“吃你妈呢,就你做的猪食谁吃啊,你一个废物别来烦我!”

“好的,妈,那爸回来吃饭吗?”

“不回来,不回来,我一秒钟几十万呢,别打电话了。”岳父苏建国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然后就嘟嘟嘟的挂断了电话。

陈默把手机放好,看来苏建国跟杨翠芬两人在外面搓麻将,估计是不回来吃饭了。

于是陈默下楼熬了点猪肝瘦肉粥,如果苏雨琦半夜醒来,就能喝到了。

她现在脑癌晚期,睡的时间比醒的时候多,而且身体很虚弱,吃什么吐什么。

比起做几个菜,熬点粥喂给她喝会好一点。

陈默把粥放在火上熬后,自己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坐在苏雨琦床边等她醒来。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敲门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