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第一婿

第9章 心是石头做的

郑浩安今天确实是去给他叔叔送东西的。

见面后,他叔叔告诉他,说:你那个瘸腿的高中同学的父母今天出狱。

郑浩安心里好奇,就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他决定在苏建国和杨翠芬面前装一下了。

因为苏雨琦虽然腿有点瘸,但是却是一个十足的大美女。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虽然见玉无数,但心里一直对苏雨琦念念不忘。

他心想,如果自己帮了她爸妈,她不得感谢自己吗?那自己岂不是就有机会了。

他走的时候,故意开车到苏建国和杨翠芬的面前,请他们上车。

于是苏建国和杨翠芬果真误会了,毕竟他们这次赌博情节严重。

他们当时也叫了几个朋友一起在赌,法院足足判了他们一年,没想到,这不到一个月就被放出来了。

当听到郑浩安说监狱长是他叔叔,两人误以为是郑浩安从中出力了。

因为郑浩安家里是做生意的,资产过亿。

郑浩安作为郑家的独子,已经开始着手接管家里的产业了。

光是这一点,两人就深信不疑了,甚至恨不得巴结他一下。

苏建国和杨翠芬也知道,当年郑浩安对自己家的苏雨琦有好感,经常派人送东西过来。

这次自己被提前释放,还有被抵押出去的别墅能收回,看来都是这位郑公子的功劳了。

同时他们也在心里盘算,那天晚上那位神秘老人送过来的一千万,会不会是郑浩安派人送的。

再加上这次捞人、赎房子,那他岂不是为苏家花了好几千万了。

两人决定好好的巴结一下他,看能不能顺势抱住这棵大树。

其实郑浩安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就只是开顺风车送他们回来。

他现在看着苏建国和杨翠芬恭敬的样子,心里舒爽不已。

“浩安啊,你跟我们雨琦是高中同学,以后可要多交流交流啊。”苏建国笑眯眯的说道。

“我跟她六七年没见过了,我也很想跟她聊聊天呢。”郑浩安翘着二郎腿,有些傲气的说道。

“对了,雨琦的腿好些了吗?”

“唉,别提了,四年前,她的腿就彻底没有知觉了,现在走不了路了。”苏建国叹息道。

“哦。”郑浩安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

但他还是想看看苏雨琦现在怎么样了,看是不是还那么漂亮。

如果是的话,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也只是玩玩而已……

苏建国也察觉到了郑浩安的不悦,他转头对杨翠芬说道:“你打一下雨琦的电话,看她到底去哪儿了。”

“好,我打电话催催。”杨翠芬打过苏雨琦的电话了,但是显示关机,于是她只好继续打陈默的电话了。

刚拨通,陈默就开车回来了。

陈默把车停好后,他赶紧从车上下来。

“妈,你跟爸没事吧?”陈默把电话挂断,对台阶上的杨翠芬问道。

杨翠芬居高临下的看着陈默,有些厌恶的说道:“我能有什么事?”

“我听一个朋友说,你们被警察抓进监狱……”陈默说道。

“什么抓进监狱,你朋友肯定认错了!”

杨翠芬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赶紧为自己辩解道:“我跟你爸这些天去外省旅游去了,你这个乌鸦嘴,会不会说话!”

“哦,原来是这样啊。”陈默应了一声,也不拆穿她。

“我问你,雨琦呢?”

“她现在在省城呢。”

“怎么去省城了?”

“妈,你跟爸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陈默心情复杂的说道。

这个时候,苏建国跟郑浩安也走出来了。

苏建国冷冷的说道:“我也知道发生了很多事,要不是郑公子帮忙,你早就流落街头了。”

“哼,就是,要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杨翠芬看了陈默一眼,冷哼道。

“雨琦怎么去省城了?”郑浩安问道。

陈默看了一眼郑浩安,发现这人自己不认识。

于是陈默犹豫道:“这个,不方便说。”

“他是谁啊?”郑浩安指着陈默问道。

杨翠芬赶紧笑着说道:“郑公子,这个是我们家的赘婿,你可以把他当做空气的。”

郑浩安心里有些不舒服了,他没有想到,苏雨琦竟然结婚了。

“郑公子又不是外人,你说就是了,到底怎么回事?”苏建国冷声道。

陈默深呼吸了一下,随即缓缓的说道:“爸,妈,雨琦她一直在瞒着你们,其实,她已经脑癌晚期了,现在正在省城医院接受治疗……”

说完,陈默把诊断报告给了他们。

“什么?”

杨翠芬脚下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直接坐在了地上。

苏建国只是呆呆的看着诊断报告,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郑浩安,听到苏雨琦脑癌晚期,他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并且看向苏建国和杨翠芬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恨。

这两个老东西,竟然敢戏弄自己!

苏雨琦明明都嫁人了,还叫自己来家里做客,做你麻痹的客!

而且苏雨琦现在脑癌晚期,自己还追求个毛,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郑浩安语气不爽的说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郑公子,吃完饭再走嘛。”杨翠芬追上去挽留道。

但是郑浩安理都不理她,直接开着路虎走了。

苏建国坐在地上,脸上的神情有些失落。

他不是对自己女儿的病情担忧,而是自家跟郑浩安无缘了。

看着眼前的陈默,越看越觉得恶心,他骂道:“你这个丧门星,为什么你一入赘到我家,我家就没发生过好事?”

“就是,我们苏家上辈子不知造什么孽了,招来你这么个废物赘婿!”

杨翠芬也骂道:“我们现在没钱拿出来给雨琦治病了,她现在是你老婆,你自己想办法挣钱给她治病吧。”

“爸,妈,你们别骂了,我会想办法治好雨琦的病的。”

陈默心里五味陈杂,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父母。

虎毒还不食子呢,自己女儿得了病,竟然可以做到毫无波澜!

难道是苏雨琦不是他们亲生的原因?

就算不是亲生的,但也毕竟是他们的女儿啊!

难道他们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我跟你爸都快饿死了,还不赶快去做饭!”杨翠芬话里带刺的说道。

“那我去做饭了。”于是陈默去厨房开始做饭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