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医妃谁敢动

第9章 这药方有毒

“这人看着瘦,怎么这么沉啊!”

夏今安咬牙切齿,硬是将他拖进了浴桶里,外面几个人看着都是铮铮汉子,怎么一让他们干点事,个个跟见了鬼一样。

非得让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来不可。

唉!她摇了摇头。

望着浴桶中的云缚沉,他一双鹰眸紧紧阖着,薄唇也不见血色,这样安静,似乎平日里的狠戾之气也在此时消减了许多。

然而等气喘匀,夏今安就开始焦急不已。

她已等了有小半个时辰了,这水都凉了,怎么药还不见来?

那管家和几人平日看着对这个王爷忠心耿耿的,莫不是想在这紧要关头打个盹?那云缚沉可是就要一命呜呼了。

夏今安又伸手探了探水温,再这样泡下去,就是等来了药,也是无用了。

可总不能让他就这么在凉水里泡着,尤其他现在病情不稳定。

要是被这凉水一刺激,又变成那副疯魔模样……夏今安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她也没法去找人催,实在是分身乏术。

没办法,她只能想办法再把人从浴桶里捞出来再说。

就在夏今安伸手拉他胳膊时,夏今安突然感到一股巨大无比的反向的力也施加在了她的胳膊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瞬间拽进了水中。

“咕噜咕噜——”

夏今安只觉得自己被人闷着喝了几大口水。

她凭借着仅存的一丝清醒,将那手臂奋力抬起,那手臂上的千钧力道也霎时间消失。

夏今安终于露出了水面,得了一丝喘息。

却在下一刻,她突然对上了一双幽暗深沉的眸子。

夏今安没来得及细想,就要去拿针,这男人是又犯病了,还差点把她淹死在浴桶里!

她居然还喝了几口洗澡水!

蓦地,一只手按在了她的手腕上,阻止了她去拿针的动作。

她抬头看向这手的主人,云缚沉。

他的眼睛不红了?她刚刚没注意到,此时的他已经与常人无异。

只是一双眸子在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刚才把她拖下水应该只是醒来后,感觉有人在拉他,他出于本能反应。

这个云缚沉警惕性倒是很高。

夏今安虽然被看得有些发怵,但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并不欲和云缚沉多说。

夏今安面色谦恭,下一刻便要起来,可在浴桶里站起来十分费力,她险些又滑了一跤。

这一滑却是让她换了个姿势,离得云缚沉更近。

甚至还有一只手堪堪撑了一下他的胸膛。

然而说巧不巧,也就在这一霎那,房间里冲进来了几个人,正是夏今安之前左等右等都等不来的管家和那几个亲卫。

别说他们,夏今安自己此刻都被这情景刺激得有些迟钝。

门口那几个人更是个个目瞪口呆,通过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们此时的心灵已经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滚——”

云缚沉缓慢地说出了这个字,声音沉闷得如同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

几个人逃跑的速度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快。

夏今安讪讪按着自己那只手,心跳也是前所未有的快。

她不自觉地想着刚刚从浴桶里翻出来时大概是她人生中最狼狈不堪的一刻了。

但是她受了太多惊吓,现在竟然也脸不白心不跳腿也没软。

一定不是因为云缚沉的脸色比以前看着好一些而是自己跟着豺狼呆久了,所以胆子也变大了。

等到几个亲卫再进来时,云缚沉已是一身正装坐在了主位只上,目光睥睨着众人。

几人哪里还敢记得刚刚那一幕?

只见云缚沉沉声开口道,“有没有人,和本王解释一下?”

天地玄黄不敢开口。

管家却忽然抬起头,目光狠狠地看向夏今安。

随即他将药方呈给了高位上的云缚沉。

“王爷,这是这女人给王爷开的药方。”

他的手有些颤抖,语气却极为坚定。

“但是这药方有毒,这个女人,她想害死王爷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