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5章 好便宜的绸料啊

七月炎炎,火球炙烤着大地,除了夏蝉活跃外,连叶子都蔫了。

白辰吐着舌头散热仍旧感觉要窒息了,从水缸里舀出一瓢水浇在头上,但咋感觉浇的是热水呢?

没办法了,本来想晚上睡觉时才用的,但真心扛不住了。

“出来吧,贞子牌人形空调。”

屋子里凭空多出一丝阴寒,长发到腰,指甲森白,双眼分外恐怖的女鬼贞子出现在白辰身边。

“啊~果然凉快多了。”

女鬼冷冷的看着白辰,虽然她被封印在白辰的元眼中,但可不意味着她就屈服了。

特别是这个混蛋竟然大白天把她召唤出来,仅仅是为了凉快!

好想掐死他啊,肿么办?在线等,急!

“贞子姐姐你好啊,不要总摆着一张死人脸嘛,古话说得好,笑一笑十年少,来,笑一个嘛。”

白辰看到女鬼第一眼就想到了一个名字,于是乎女鬼也就多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贞子。

在贞子即将爆发,要掐死自己前一秒,白辰竖起一根手指道:“一度元气。”

贞子冷冷的眼睛看着白辰,在一度元气和掐死这混蛋的单项选择中犹豫,最终觉得这混蛋的狗命不值一度元气,把锋利的爪子从白辰脖子上松开了。

“啊~好凉爽好舒服~~~”

白辰一脸的享受,他越是喊舒服越是露出享受的表情,贞子身上散发的寒气就越重,当然白辰也就越舒服了,啧啧~~~

“狗贼!”

人至贱则想掐死,贞子在快要控制不住要掐死白·狗贼·辰时,主动化为一道黑气进入元眼了。

“一度元气,才让我凉快这么一小会,太不敬业了。”

白辰控诉,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没敢再强制把贞子叫出来,那样干了会真出人命滴。

一度元气进入元眼内,里面的贞子发出难得的欢悦情绪,鬼妖被封印后再也无法自己修行,只能靠鬼妖士的培养。

白辰每天能吸收八度元气,金手指每天发放三度,每月还有一大波元气灌体。

唉~没办法,元气多就是任性。

“好热好热。”

白辰光着膀子了汗珠仍不断滴下,小山村物资匮乏,身上衣服说是夏装,但麻布衣服足有一个钢镚厚,要多捂得慌就有多捂得慌。

“唉~要是有件大裤衩,那多舒服啊。”

家里除了件衣服没半尺布头,白辰想做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每次想想都觉得好可怜。

“咣当。”

木门被推开,牛铁看着床上葛优躺的白辰就气不打一处来,拎起他道:“小兔崽子,一会儿看不住你就偷懒,继续给我训练的。”

白辰挣扎:“喂喂,我已经完成今天的训练了啊。”

“完成了?哦,昨天忘了告诉你了,今天的训练量再加三成。”

“……”

老牛,你能不能当回人?!

白辰挣扎了,反抗了,但却被牛大腿无情的镇压了。

站在太阳底下一招一式的劈砍,白辰感觉,自己已被晒成咸鱼。

村里男的人了就光着膀子在树荫下乘凉,白辰不求牛大腿能把训练的地方换成树荫,只求能让自己光着膀子修行就好。

也不知道牛大腿哪根筋错了,穿着和一些举止礼仪上固执的要命,像和其他人一样光着膀子,牛大腿自己绝对不会那样做,也严禁白辰那样做。

“热,热,好热啊,感觉快成热狗了。”

白辰这一刻不奢望空调,也不奢望冰棍冷饮,只求来一件凉爽的大背心和大裤衩就行。

“卖货啦,卖货啦,针头线脑,糖醋盐茶,大家都来看一看咯。”

卖货郎一来村民们买不买东西全都围过去,小野村距离县城挺远,村民们买点东西都是从卖货郎手里买的。

“小哥,这几团线多少钱啊?”

“我买几枚针,你便宜点哦。”

“给我称上三两盐,可不许少给。”

“都有都有,一个一个来。”卖货郎笑的满脸褶子,从村民手中接过一枚枚铜钱。

白辰放下木剑,也过去称上半斤盐和一两茶,他口味重,平时做饭放的多,家里盐早就断顿了。

“咦?小哥,你这驮的是啥啊?”

隔壁刘翠花大妈指着卖货郎毛驴上驮的一个大包好奇的问道。

卖货郎脸色变得有些僵硬,敷衍笑道:“没啥,你们用不着。”

“没啥是啥啊,你都不拿出来咋知道俺们用不着啊。”

村民们听见卖货郎的话都起了好奇心,闹哄哄的让他拿出来瞧瞧是啥他们用不着的。

“去去,说了你们用不着,看啥看啊。”卖货郎不高兴的轰开起哄的人。

“藏的这么神神秘秘,我看看到底是啥好玩意。”

村里胆大的张大胆子趁着卖货郎没注意,一下就解开了大包裹,顿时,洁白的绸子垂下来。

“哎呀,这绸子真白真滑。”

刘大妈手在绸子上滑了一把惊叹道,现在村民明白卖货郎啥意思了,这么好的绸子,他们的确用不着,准确点说是用不起。

丝丝凉凉,这绸子要是做个大背心大裤衩,那得多凉爽啊。

白辰趁机摸了一把白色绸缎,大夏天的这绸缎好凉且滑,穿这绸缎做的大裤衩大背心绝对是享受。

“喂,小哥,这绸缎多少钱一尺啊?”

虽然买不起,但白辰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卖货郎吞吞吐吐起来,犹豫了好一会才道:“这,这绸缎五十文一丈。”

“啥?你说多少钱来着?你确定没说错?”

白辰惊声问道,就这绸缎在后世做身衣服都要五位数,放在现在更贵,五十文一丈跟白给没啥区别。

“五十文一丈,但这料子有点问题,谁爱买谁买吧。”

这么好的料子就算有问题五十文一丈也太便宜了吧,白辰摸着料子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啊。

“料子有啥问题啊?”

有疑惑就问,白辰问完后卖货郎有些发火道:“不知道,想买就买。”

“真五十文一丈啊?”

刘大妈再次确认的问道,卖货郎点点头没多说。

“那,那我来上一丈,不两丈的。”

就算有问题,这料子也太好了,有了一个买的,就有第二个,很快人们哄抢起来。

白辰扯扯绸料发现十分坚韧,薄薄的却根本撕不开,挂在树上上吊用,三百斤的胖子能挂俩。

炎炎的夏日让白辰对大背心大裤衩有很深的执念啊。

“别抢,给我留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