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之怒

第8章 萧门逆子

“要比我的这个好多了。”萧雨山顺手便帮萧浪起摘了下来,萧浪起顿时眼中现出恐怖神色,“这个是绮彤换来的,也是属于我的东西!”

萧雨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周身无数斗气再度涌入萧雨山全身经脉之中,胸口武核现出一阵橙芒,当然,别人是看不见的。

萧雨山拳上黑气复又涌出,“萧浪起,觉悟吧!”这一拳就要砸下!

“住手,畜生!怎敢血脉相残!”不用听,定是萧万腾赶来了。

萧雨山紧了紧拳,心中默默道:“对不起,他不是我的哥哥。”萧雨山大喝一声,在纷纷赶来的长辈惊恐的目光之中,断山拳狠狠的击在萧浪起的胸口,失去了黄金系法宝的防护,这一拳真真实实的打在了萧浪起身上,拳风透过身体,扬起尘土万千。

直到散去,萧浪起嘴角流血,喃喃道:“你……竟敢对我如此。”

“嗯?这一拳竟然没有打死你,不过你这辈子都别想修炼了,武核已碎,回天无力,哈哈哈……”萧雨山压抑多年的心结全数爆发出来,他人看着似如癫狂。

“畜生!竟然手足相残!”萧万腾怒极,眼看着萧雨山又要砸下一拳,以萧浪起现在的情况,这一拳不管有多轻,他都万万不能抵挡。

萧万腾亦是攻出一拳,一道黑气猛然而出,形似猛虎,快如惊雷,其上散发出的威压绝非斗者气息,恐怕都要超越斗士了。

这也是断山拳,萧雨山与萧浪起的断山拳在此拳面前不过是小儿科的东西。

但这一拳却是真正的打在萧雨山身上,那铜戒之上立时散出一团光圈将萧雨山包裹,这光团只是一接触那断山拳,立即碎成片片光斑,铜戒之上再度一闪,光团再碎,等第三道光团被击碎的时候,那铜戒也立即碎裂成铜粉,萧雨山被击的撞穿外墙。

萧雨山呆呆的望着天上威风凛凛的父亲,“你也要杀了我?”

萧万腾刚才一怒,出手太重。现在隐隐有些后悔,还好萧雨山没有死掉,不过碍于面子,只是哼了一声,“逆子,手足相残,罪可当诛!”

“不过……”萧万腾正要给萧雨山一个机会,却听萧雨山哈哈大笑,“手足相残?他杀我的时候你何曾出面,说的大义凛凛,我这么多年来何时又受过你的照顾,你配得上一个父亲吗?”

“我萧雨山,从今日起,与萧家再无半点关系!”萧雨山心中数年积蓄的怨念再度爆发,说出了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萧万腾气急,“你……你这逆子!”说完拳上再度凝出黑雾,萧雨山虽然神智有些癫狂,但是智商还是有的,再来一拳自己断然无幸免之理,当下从那柴房地上抱起香萱娇躯,足下发力,狂奔而走。

“族长,你看这……”萧家的一个族人向萧万腾请示道,是否要追击萧雨山。

萧万腾似乎动了亲情,心中又觉对萧雨山亏欠良多,顿了一顿,只等萧雨山跑的不见了踪影才道:“发出通缉令,万金悬赏,要活的!”

萧雨山夺命狂奔,逃了大约一个时辰才敢停下,立时胸口再也压抑不住气血翻涌,一口血喷在怀中香萱娇嫩的尸体上,染的盖着尸身的粉衣上现出点点血斑。

萧雨山悲道:“香萱,虽非我亲手害你性命,却也与我难逃关系,此处风景秀美,倒似安身之所,若有来世,雨山定然报答你的恩情。”说完运起断山拳,一拳砸在土中,那松软的泥土顿时炸开一个大坑,萧雨山将香萱轻轻埋葬,又取来一块断木,咬破手指蘸着鲜血写下香萱之墓四个大字。

做完这一切,萧雨山才跪拜一番,向北方行去。

北方百里之地,已经走出萧家势力范围之内,现在眼前的似乎是一个村落,不过其中有许多斗者,看起来不像普通村民,当下萧雨山才进了村子,寻人一问,原来前方有一处林子,连通芜之荒森。

此时正值春季,乃是狩猎的好季节,而且芜之荒森内有许多妖兽,猎取妖兽内核,可以换取不少金钱。

有些商户干脆在这个村子开设了佣兵任务之所,所以许多稍有些能力的斗者都来此接下任务,也好赚点钱财,回去过生活。

萧雨山的第一个目标也正是这芜之荒森,云老消失之前所言只有正北方,却没有说明具体位置,看来还需自己花心思探寻。

萧雨山走进了一家酒馆,心中想若是靠自己一人又不知路途,也不知那其中到底有什么恐怖怪物,不如加入佣兵,也许可以借助他人之力搜寻此林。

酒馆之内人声鼎沸,看来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萧雨山正要寻个位置,突然手臂一紧,被一个彪形大汉拉住,那人道:“小哥,看来你有些本事,竟然达到斗者十二阶,不如加入我的佣兵团队吧。”

萧雨山淡定的看着眼前之人,此人境界应该突破了斗者,进入斗士的行列,纵观酒馆之内,似乎算是不错的领头羊,当下答应。

那人请萧雨山坐在自己身旁,萧雨山道:“这位大哥,还不知高姓大名?”

那人笑道:“我叫安德烈,斗士一阶。”萧雨山忙道:“安兄,怎么不见你佣兵团队的其他成员?”

安德烈笑道:“目前只有你一个。”

萧雨山听了,心中大窘,这二人团队也不知实力够不够到达芜之荒森深处。

安德烈要了两杯酒,递给萧雨山一杯,用自己手中大杯轻碰一下萧雨山面前的酒杯道:“小哥,你又叫什么。”

萧雨山正要回答,突然听酒馆内的一个老者道:“现在宣布第一个任务,寻人的,价值万金,被通缉之人名为萧雨山,至于画像很快就应该送过来。”

价值万金,酒馆之内顿时多人讨论起来,一人道:“这小子真值钱,若是我们遇到就发了横财了。”那人的同伴笑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鸟不拉屎,什么人会来这里!”

那人听了泄气道:“说的也是,我们这边还真不是逃命的好地方。”

加入书架